李松昌校长活到老学到老‧15年后变中医

757次浏览
李松昌校长活到老学到老‧15年后变中医15年前李松昌还是执教鞭的小学校长,也曾荣获槟州卓越教师荣誉,15年后的今天,他已是中医大学毕业,替人把脉看病的中医师。退而不休的他,事实上从杏坛退下前的两年已积极在讚研中医,利用了5年上夜校完成中医课程,更在68岁那年考获中国福建中医药大学学士文凭,成为该届最年长的毕业生。今年70高龄的他,气色红润,记忆清晰,走起路来步履比年轻人还要轻快,现在的他是槟城德教会施医赠药部的义诊中医师,也是北马中医药学院的院长,带着他的学生一起义诊,临床实习,从原本对中医草药一无所知的小学校长,到今天了如指掌的中医学院院长,他可是用了17年时间积累出丰富的经验,尤其是在50岁以后才开始学中医,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,但他却做到了。有句话说:人生五十才开始。这句话套用在李松昌身上最适合不过。因为他在五十岁以后才开始学中医,在毫无中医根基背景下,从零开始学起,在夜校以半工读的方式完成长达五年的中医课程,还在68岁那年考获中国福建中医药大学学士文凭,成为当届最年老的大学毕业生。68岁那年上台领大学毕业文凭时,他其实已经行医多年,已有丰富的中医治疗经验,而且还受委为北马中医药学院的院长。考取大学文凭,是为符合卫生部的要求,即于2012年在国会通过的传统及辅助医药法令,规範化传统医学,所有传统治疗医师都需要至少大学学士资格。出生于1944年日治时代的李松昌,是上一代典型的苦过来的人。两岁丧父,自幼就与外祖母和母亲在司南马一个偏远的山区长大,家境贫寒又是独子的他倒是非常自律自爱,12岁考入槟城锺灵中学,那个年代,可以上中学,尤其是锺灵名校是很了不起的事,他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免学费,母亲为了让他接受良好教育,方便他上学,也带着他迁移到槟城定居,就住在白云山的坟场里。省吃俭用完成中学教育“那时候的白云山还没开发,不像今天这样房屋密集。我和母亲住在一间租来的亚答屋,周围都是坟墓,几乎没有人烟,虽然坟场内也还有几户人家,但都散居在各处,有一段距离。我就在那里度过我的年少岁月。”“我们母子住在坟场里,母亲就靠做糕点卖来维持生计,我每天骑着脚车帮母亲兜售糕点,卖完之后才上学去,省吃俭用的完成了中学教育。”1962年高中毕业的李松昌很快就考上了师训学院,六十年代的我国教育水平还没普及化,能考到剑桥文凭就已经是很厉害的事,也不必担心找不到工作。“六十年代,高中毕业出来的人如果没有再出国深造,通常都会朝三个领域去觅职,第一是银行,第二是老师,第三是记者。想到银行上班,需要考获一等文凭,也需要靠人际关係介绍,所以能进到银行工作不容易。至于师训学院和报馆,则只要拥有二等及三等文凭即符合申请,所以我就去申请师训了。”忆起陈年往事,李松昌笑逐颜开,往事并不随风,虽然有穷过苦过,但也都已经走过了。他很欣慰,如今一切安好,而且从没料到自己老来会有一天和中医学扯上关係。早上当校长晚上做学院生李松昌在教育界为人师表数十年,到临退休前两年才学中医,纯属偶然机缘。“因为我以前三天两头不是头痛就会喉咙痛,常常服用止痛药或抗生素,一位当时在学中医的老师见状就劝我别吃太多抗生素,并介绍我服用中药,而中药确是改善了我常期头痛喉咙痛的问题,自此就对中医药产生了兴趣,也跟着同事一起报读槟榔屿中医学院夜课。”那时候,李松昌还是汉民小学的校长,对中医学毫无概念,中医学上所谓的“阴阳虚实”对他而言也深不可测,但凭着兴趣和好学不倦的精神学习,他终究是克服万难,学有所成。花5年时间完成课程我国的中医学院都是夜校,学生都是利用业余的晚间时间上课。他这位小学校长早上就到学校当校长,晚上就去学院做学生,每週三天晚上风雨无阻的骑着摩多去上课,那年是1997年,他已经53岁,距离55岁退休还有两年。“我当年在中医学院上课的学费很便宜,不过35令吉,每週三晚要去上课,因为是夜校课程,总共需要5年时间去完成中医学课程。”因为没有中医基础,学中医对李松昌而言充满挑战,那期间他为了加强对中医学的知识和对中药材的认识,还常跑到浮罗池滑一家中药店去串门子,聊天偷师之余,遇上不明白的地方也会趁机向该药店的老医师请教。退休后开中药店“当初学中医原本就只是想在有病的时候可以替自己治疗开处药方,不想再服西药,从没想过要成为中医师,也没料到会成为我退休后的另一个新任务!”1999年,李松昌正式从杏坛荣休,有了更多时间投入研究中医学的课程,中医越是不简单,益发让他更潜心钻入中医领域去修研。退休后,李松昌曾经一度和友人合作开了一家中药店,进一步把中医学理论实践在生活上,也有了更多机会接触各种中药材。“只是我毕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,后来退了股,但仍有在中药店里帮忙,从而对中药有更实际的经验。”病从浅中医越早治疗越好当了多年中医师及中医讲师,李松昌如今的生活非常充实。每週一、三和四晚上会在槟榔屿中医学院教课,每逢二、四、六早上则在槟城德教会紫云阁施医赠药部义诊。与此同时,他还是北海的“北马中医药学院”院长兼讲师。病人很多是文明病在德教会施医赠药部担任义诊中医师,李松昌也带领着他的学生组成一个义诊团队,让学生们有临床实习的机会。他说,从多年来的义诊经验所得,不难发现到来求诊的病人中,尤以颈椎病、腰椎病、膝盖病及胃部毛病的人最多。“这些都是文明病,职业病啊!”他说。李松昌还说,其实中医可以解决很多病症,只是很多人一旦病了都会先找西医治疗,若治不癒才转而求中医。“所谓病从浅中医,越早治疗越好,由于很多人病了都是辗转一轮后才来寻求中医治疗,这幺一来就已经拖延了时间和病情,所以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治疗,有些病人觉得中药无法让病情马上见效,就认为中医无法帮助到他们。”他苦笑说:不少人会当中医是神医来求救,接受中医治疗的同时,还要求要即刻见到成效。生活节俭摩多代步贫穷家庭长大的孩子一般都懂得克勤克俭,尤其是经历过苦难日子的上一代人。70岁的李松昌也不例外,当他还是小学老师的时候,都是骑着摩多去上学,一直到退休前虽已升任校长,始终还保持节俭的生活,每天以摩多代步。“我的第一部车子丰田是在退休后才利用退休金购买的,这车子到今天我还在开着,十几年了,这是我这一辈子的首部车子,也是唯一。刚才进门时有没看见泊在门口的那一辆?就是它了!”说罢,他指着停泊在屋外的丰田车子介绍。虽然那一款式的丰田轿车如今已经没有问市了,但李松昌把它保养得很好,显见他的念旧情怀和克俭的生活态度。儿女各有所成老怀安慰李松昌育有二男一女,皆已男婚女嫁,子孙满堂。长子是土木工程系毕业,但投身直销业,而且成就不凡,还在槟城这寸土是金的岛上购买了一间洋楼给父母居住。“老实说,当年儿子放弃工程师专业转投直销业时我曾反对过,但后来见他在直销界发展得很好,我也无话可说了。很感恩孩子都各有所成,我们也无后顾之忧了,所以可以好好利用閑余时间去多做义诊和教书(中医夜课)。”早晨练外丹功强身李包松昌予人学者形象,从老师、校长到中医师,都是以文取人,但其实他也是运动健将,年轻时候就已经是羽球高手,也曾受委为体育主任,经常带队参加球赛,也曾是槟州学联队的教练,如今老来,每天早晨仍会练外丹功来强身健体。退休后除了投入中医义诊行列,他也很喜欢到处去旅行,而且还是自助行,这些年来他和太太走过千山万水,走了丝绸之路,去过东北哈尔滨看雪花,也曾策马内蒙古草原,还有洛阳、山东、广西等地,这些都是由他和一班好友自行策划的路线。背包旅游玩遍大江南北“我和一班中学同学一直保持着联繫,退休后大家就结伴到处走走,从买机票到策划路线和交通,再找酒店订房间,大家分工合作,也有一定的默契,想走就走,想吃就吃,累了就停下来休息。”退休后的这些年,李松昌和老伴揹着背包在陌生的国度问路,也试过搭着火车从北马直上泰国,再进入中国内地。中国大江南北几乎都走遍了,他说唯一遗憾的是至今还没去到西藏。“前几年原本有计划去西藏,就要成行了,岂料当地发生暴乱,我们以安全作考量,取消了行程。”/副刊‧报道:黄碧丝‧2014.10.17